还原日产高管们的“罢黜 戈恩”行动

还原日产高管们的“罢黜 戈恩”行动

雷锋网按,受到日产内部举报,时任雷诺-日产-三菱集团会长的戈恩在 2018 年 11 月 19 日抵达东京机场后,就被东京地方检查厅特搜部逮捕。之后日本监察机构指控他犯有多项罪行,包括未披露的高达数千万美元的额外薪酬,以及挪用日产资金为自己购买房产、债券和股票等行为。在日羁押期间,戈恩的所有职务也被罢免。

对于这些指控,戈恩坚称自己是被构陷了。

2019 年最后一个晚上,处在取保候审状态的戈恩来了次胜利大逃亡,他居然在日本警方严密监视下逃离东京的住所转去了黎巴嫩。重获自由后的戈恩还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事情的前因后果做了澄清。

现在,一些曝光的证据开始让人们感觉,戈恩确实是被构陷的。熟悉此事前因后果与内幕消息的人指出,日产高层针对戈恩的“政变”其实在他被逮捕一年前就开始了。

除了反对戈恩的雷诺-日产合并计划,日产高层此举原来还另有他谋。

虽然日产一直坚持认为,驱逐戈恩的决定是因为他一系列“罪行”,但曝光文件和消息人士的回忆显示,有一群强力的日产内部人士认为戈恩被拘留和起诉是重塑全球汽车制造商与大股东雷诺关系的契机,而且条件对日产更为有利。

一系列可追溯到 2018 年 2 月份的邮件通信就为我们展现了,什么叫做有组织的“罢黜 戈恩”行动。

2018 年年初,戈恩放话称要让两家公司之间的联盟不可逆转。消息人士称,这一表态可是吓坏了日产的高官们,他们开始私下表达自己对两家公司进一步合并的担忧。

“废掉”Ghosn 的危险提案

Hari Nada 是日产高管发动“政变”找到的突破口,当时他负责日产 CEO 办公室,后来与检察官达成了一项合作协议,以证人身份举报了戈恩。通信记录显示,2018 年年中 Nada 曾致函日产负责政府关系的高管 Hitoshi Kawaguchi,“日产应尽快行动,在一切为时已晚前废掉戈恩的危险提案。”

戈恩表示,针对自己的财务不当行为等四项指控完全是子虚乌有。鉴于他现在被日本视为国际逃亡者,因此戈恩拒绝通过代表对此事发表评论。

日产汽车发言人 Lavanya Wadgaonkar 也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Nada 同样选择三缄其口,而去年 12 月离开日产的 Kawaguchi 持同样态度,就连东京检察官办公室和雷诺代表也拒绝发表评论。

Ghosn 被逮捕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知情人士指出,2018 年 11 月 18 日,即戈恩在东京羽田机场被逮捕的前一天,Nada 向当时的日产 CEO Hiroto Saikawa(西川广人)分发了一份备忘录。Nada 呼吁终止此前的联盟协议,并恢复日产购买雷诺股份,甚至接管雷诺的权利。知情人士还表示,日产还将寻求废除法国汽车制造商提名日产首席运营官或其他更高职位的权利。

消息显示,Nada 在文件中告诉 Saikawa,“除掉将从根本上改变全球最大汽车联盟,整个联盟需要全新的治理方式。Nada 还指出,Ghosn 被捕后,日产应该迅速站对立场。据彭博社 2019 年 1 月报道,雷诺对针对戈恩的刑事调查一无所知。

日法合作伙伴之间的矛盾最终使雷诺与 FCA 的合并告吹,从而断送了雷诺的新战略。由于产品线老化且成本高昂,日产的管理层处于动荡之中,盈利能力正在持续下降。

今年 5 月份日产公布最新财报数据,在截至 3 月的上个财年中亏损了 6710 亿日元(约63 亿美元),这是公司十年来的首次亏损,也是 20 年来的最大亏损。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重压下,自戈恩被捕以来日产股票已经贬值了一半以上。

从 Nada 和 Saikawa 及其他高管之间的沟通可以看出,大家对戈恩进一步整合联盟的计划深表担忧,因为整合完成后雷诺将坐拥 43% 的股份,从而在联盟中拿到话语权。雷诺曾在 1999 年通过紧急注资将这家日本制造商从破产中解放了出来。那时,法国巨头将戈恩派往日产,完成了汽车行业历史上最引人注目的救赎大业。

然而在二十年后,当 Ghosn 开始专注于整个联盟的工作时,日产汽车开始走下坡路。

Nada 在 2018 年 4 月对 CEO Saikawa 表示,戈恩对日产的表现和继任者越来越感到不满。他甚至表示,雷诺与日产的合并“没有任何价值”。 Nada 告诉 Saikawa:“他能搅动整个行业,而您可能会成为牺牲品。”次月,日产发布的盈利前景就远低于分析师预期。

上个月,应日本当局的要求,两名据称帮助戈恩从关西国际机场逃跑的美国人,前绿色贝雷帽特种部队的 Michael Taylor 和他的儿子 Peter Taylor 在波士顿郊外被捕。日本政府正要求将其引渡,但两者均否认犯有任何罪行。

日产前高管兼董事会成员 Greg Kelly 与 戈恩在同一天被捕,虽然已经获得保释但依然留在日本。未来,等待他的是一场审判。

自戈恩被捕以来,日产的立场一直坚定不移,该公司表示“这一系列事件的起因是 戈恩和 Kelly 行为不端,”在调查了举报人的报告后,日产找到了“实质性和令人信服的证据”。 不过,戈恩和 Kelly 都一再否认这些指控。

Nada 是生于马来西亚的律师,在日产负责监督 Ghosn 的许多事务,并于上世纪 90 年代正式加入日产。此次针对戈恩的内部调查就是 Nada 主导的。此外,电邮还显示 Nada 是如何收集信息的,他甚至还前往巴西和黎巴嫩调查戈恩对公司提供房屋的使用情况。

据知情人士透露称,在戈恩被捕的前几天,Nada 试图扩大对戈恩的指控,他甚至告诉 Saikawa,日产应该祭出更严重的失信指控。

“我们必须得到媒体的支持,以保证彻底摧毁戈恩的名声。”Nada 在通信中写道。

当被要求就最新爆料发表评论时,Saikawa 又搬出了他先前的公开声明,拒绝承认自己参与了驱逐戈恩的阴谋。在“逃出生天”的戈恩借新闻发布会大吐苦水前,Saikwa 1 月份时还告诉记者,自己并没有通过驱逐 戈恩 来消除雷诺的影响。Saikawa 当时表示:“这跟戈恩犯下的罪行根本就是两码事。”

去年 9 月,Saikawa 辞去了日产 CEO 一职,他自己也栽在了金钱上(拿超额补偿)。知情人士指出,去年一项内部调查发现,Nada 和其他高管也存在薪酬过高的情况。

随着 Ghosn 被捕日期的临近,日产甚至准备好了针对雷诺董事会可能会出现反应的应对预案。

据知情人士透露,Nada 曾表示,日产应该向雷诺明确表示,对方无权参与自家业务的运营,日产也没有义务向雷诺挑选的候选人提供公司内部的职位。

Nada 声称,由于戈恩被捕,约束两家公司伙伴关系的合同,即 RAMA,以及为监督其治理而成立的荷兰实体雷诺-日产 BV 都应该被废除。据悉,这将使日产获得收购雷诺股份的权利,以剥夺雷诺的强势地位甚至接管雷诺。

矛盾的根源

RAMA 是日产与雷诺摩擦不断的矛盾根源。由于历史原因,法国巨头可以借助手上的日产股份来行使全部表决权,而日产仅持有雷诺汽车15%的股份,因此在联盟的掌控上相当被动。此外,法国政府不但拥有雷诺 15% 的股份,还握着双重表决权,从而间接影响了日产。

双方的通信也首次详细展示了日产是如何通过将 Kelly 从美国“骗”到日本进行董事会会议来策划对其拘捕的。

Nada 告诉 Saikawa:“Kelly 想先过感恩节再来日本。”于是他们告诉 Kelly,会议很紧急,他必须出席,开完会就能回美国了。“如果他不来,恐怕就永远不会来日本了。 我正安排一架飞机去接他。”Nada 写道。

Kelly 的律师 James Wareham 表示,这次的案子与犯罪无关。“Greg Kelly 成了一些人的人质,而这些人正努力清除戈恩的势力,并卸去雷诺对整个联盟的控制。”Wareham 说道。“为完善这一计划,他们希望证人在胁迫下为他们所用,他们甚至不惜违反国际引渡法来实现这一目标。”

开放式的结局

戈恩被捕几个月后,日产终于如愿以偿开始改变自己与雷诺的合作了。不过,两家公司在 2019 年 3 月达成的新协议并没有像 Nada 提议的那样颠覆两家公司的联盟。尽管日产在任命高管方面赢得了更多发言权,还取消了戈恩之前担任的联盟董事长一职,但其股权结构仍保持不变。这一整套大戏做下来,两家公司开始变得貌合神离。

随后,日产还给雷诺与菲亚特·克莱斯勒发的合并使了拌,让一家价值 394 亿美元的超级汽车联盟成为泡影。从那以后,双方就没消停过,但依然未能解决股份结构不平衡问题。上个月,两家公司宣布了旨在加强运营整合的措施,以化解新冠疫情带来的巨大业绩压力。

Saikawa 去年 9 月辞去日产 CEO 后,新的三人领导小组开始接管公司,但不久之后联席运营官 Jun Seki 就选择辞职。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CEO Makoto Uchida 和首席运营官 Ashwani Gupta 现在面临着艰巨的任务。

戈恩失势一年半后,当年发动“政变”的参与者也没落得什么好下场。举例来说,依然留在日产的 Nada 就被贬到了其他小业务中去。今年 2 月份,Saikawa 则离开了公司董事会,自此与日产再无任何官方联系。至于 Kelly,则困在家中等待审判。

最后我们再来说说戈恩,这位传奇 CEO 现在住在贝鲁特,他的主要任务就是证明自己无罪并重塑名声。日本方面表示,它们会继续寻求机会将 Ghosn 绳之以法,但它们与黎巴嫩之间并无引渡条款。

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