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教育行业的互联网改造还需要多久?

教育培训行业正在被降维打击,环境和行业都在挤兑着教育培训机构的发展。那么,完成教育行业的互联网改造还需要多久?

完成教育行业的互联网改造还需要多久?

01 环境威胁

6月17日北京以及上调防控等级到二级,18日,也就是今天北京新增21个确诊,天津1个,河北2个。原本4月末已经基本出清的疫情又把北京打算复课的教育机构给涮了,线下全部停课。

如今你再到海淀黄庄,不会再看到拥挤的家长和奔波的学生,甚至按照目前这种抗疫情况来看,线下教育很难重回到以前到正常状态。虽然神兽们在家上网课容易逼疯家长,但是家长也不会放心让孩子置于危险中。

原本教育培训行业的主要场景和盈利点在线下,线上只是作为线下的辅助,用户对于线上的认知都是偏向免费、价格低、辅助工具等,就跟前几年的电商一样,高单价的东西还是习惯于购买品牌和线下场景,线上消费已经开始,但还处于初级阶段。

疫情重塑了线下场景,连学校都基本完全转移到了线上。教育培训机构原本还都想着要在线上还原线下场景,现在来看,还原线下场景并没有办法直接到来收益,反而容易产生累赘,倒不如重新构建线上场景,包括:课程模式、服务模式等。

02 行业威胁

就像三体里说了,消灭你与你无关。

教育培训行业正在被降维打击,互联网技术的应用目前已经很普及,但是最新最好的技术和资源仍旧掌握在头部互联网公司。原本行业之间还是各做各的,但是当互联网技术发展到了一定阶段,必然回去寻找新的应用场景,教育培训这么大的蛋糕谁都惦记着。

这次疫情以后,线上授课平台作为基础设施变得炙手可热,行业内原本的classin等平台无法满足大众需求,钉钉、企业微信、腾讯会议等平台却毫不费力直接转型。

原本的教育信息化产业只在内部佛系发展,mooc和spoc发展的速度还是能够适应高校的慢节奏的,学校对于数据的调取也只能根据自己购买的平台情况而适用。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钉钉、企业微信、腾讯会议等平台或者其他视频平台只要对后台进行稍加改造,大量的数据采集、优质的C端应用体验,完全可以解决了学校想解决的若干问题。

对于ai教学类产品,要有强大的技术来把知识点技术化,也需要强大的教学研发来研究教学方法,市场中已经有很多产品经验,只需要进行优化和融合,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满足用户需求,头条系投入1w人来做在线教育,很明智,也是很多原本在教育培训行业的企业的警钟。

互联网行业现在的发展有一点像1880年以后的现代工业企业成长,先纵向用技术改善整条产业链,再横向拓展结合、合并影响,形成生产管理集中化,最后通过垄断规模获利。

钱德勒在《规模与范围》一文中就曾就美、英、德三国的大企业的发展进行了研究,提出大企业是通过三重投资和纵向一体化,掌握先发优势,再通过产品多样化和海外投资获取规模优势。(是不是像极了头条的发展。)

教育培训行业只是互联网大企业拓展的一个场景之一,也是技术发展的必然,这种行业融合我们无须排斥,但可以重新考虑一下谁来主导。

唯一不用被跨行业打击的应该就是教育培训的核心课程、内容领域了,但是行业内部碾压已经在所难免,大企业拼命铺渠道、打广告,自身的品牌效应和原有的成体系的教学教研让他们吃尽了红利。虽然只靠线上收入确实不高还没有盈利,但是大企业资金充足,且有很多前置收费,基本可以干掉大部分中小企业,寡头垄断逐渐在形成。

小企业要负担教育本身必备的师资、研发、房租等成本,但是却难以只通过线上课程保持收支平衡,现金流吃紧轻而易举。

03 用户威胁

第三点我为什么会写用户,每个行业用户和企业的关系其实都不太一样,因为老师这个职业,教育培训行业尤为特殊。

传统教育中,老师是权威、是主导;教育培训行业中老师是权威+服务;在线教育中老师可能只是服务了。

第一个算是对学生的管理强度不够。这不仅是因为教育培训行业被技术改造了很多,录播课程等边际成本较低,更是因为线上教育的学习方式和方法与传统教育不同。作为服务者,教育培训机构在学生学习效果的跟进和管理上就显得不是那么的强势。

众所周知,教育领域常有的一句话就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线下教育的学生学习情况能被很好的跟进和管理,一旦到了线上,很多都需要靠学生自觉和家长督促。在线教育虽然有数据跟进,但是数据没有办法保证学生达到了某个学习时长、或者答对了某个题,提升了某个其他数据就会完全掌握这个知识点。

因为线上场景往往涉及到比较多的学生,老师很难跟进每人,社群和作业的作用也是有限的。

第二个就是用户对于线上教育产品的横向比较。停课不停学期间,大多数企业都把网课拿出来用于获客或者支援灾区。家长和学生也趁机把各类课程摸了一个遍,聪明的其实会发现,很多时候,课程内容的区别并不是很大,对应的服务虽然五花八门,但是也有一定的同质性,这种情况下,性价比(价格合理适中)、稳定性(企业不会倒闭)、体验感(学生愿意听)就成了家长们衡量的标准。

没有优质研发内容、没有良好服务体验的公司就会被家长筛选掉;购买过课程以后发现课程质量不好也会被家长筛选掉。家长和学生对于同类教育产品的替换成本基本为0。

作为消费者,买东西自然货比三家,营销虽然能够在一时吸引眼球,却无法被理智所接受。教育培训虽然正在被互联网重塑,但并不是新的行业。技术虽然能够改进教学方式和学习方式,但是整个行业但本质并不是技术,还是教育本身。

2020年教育培训遭遇的泥石流虽然让很多人痛苦,让很多企业覆灭,但这正向数万年前恐龙灭绝的那个时候一样,适者生存以后,地球还会重现生机。

我想,这个时代下的适者生存,应该不是照着教育行业来融合互联网,而是照着互联网行业来融合教育了。这算是时代的需求,也是每一个教育人义不容辞的使命。

本文由 @陆晨昕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